房价还会一直涨吗?今天读到了一篇不错的文章

前几年的股灾,近几年的P2P,这些都显示现有投资渠道质量堪忧。缺乏良好的投资渠道迫使大量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,资本在里面炒来炒去,从而抬高了房价。

进入房地产的这些资金虽然保值,但总有一部分人无法避免泡沫部分损失(没来得及出手或者不想卖),这是保值代价。钱去了哪里?另一部分人把手中的房子出手,他们把手中的房子换成了现金。泡沫部分的损失(房价上涨的价格差)实际上流入了这些人的腰包。

比如我们所熟知的,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都是得利者之一。在地方财政的角度看,通过炒高房价去库存将泡沫卖给消费者,这是一个双赢局面:消费者承受泡沫,但实现了资产保值(出于对通货膨胀的恐惧);政府出售了地皮,换来了财政收入;开发商把土地财政转化为商品房价格,价格的操作余地很大,开发商也可以从中谋取暴利,迅速扩大房地产开发规模,带来更多土地财政收入,并拉动就业和钢筋水泥等建材内需。

然而这个过程不能无限持续,这个过程消耗的是居民存款。居民存款这个蓄水池抽干之后,这个手段就不管用了,因为随着储蓄下降,资产保值的需求同时也减弱了。这之后房地产开发商虽然还在哄抬房价,但抬高房价已经无法为政府提供额外的财政收入,这就有了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掐架的一幕,以及所谓的房产税出台加快。

在打击供给侧(去库存)的过程中,生产缩窄,又消除了这种泡沫。或者说,泡沫变成了税收。这是计划经济的力量。

房价上涨的本质是税率上提(计划经济内部)和供需不平衡(计划经济宏观)

之前说土地财政,什么是土地财政?就是地皮钱。地皮钱说到底,就是税。

有人说你这话不对,土地是有价值的。对,是有价值,但价格是谁定的?政府定价,赚的部分不就是财政收入吗,取之于民的财政收入,和税收不是一回事吗。所以简单来说,土地财政就是现行房产税,在购买时付清。

有些地方的房价中,土地价格占了一半以上,所以也可以说房价高的原因很大一部分程度来自于重税——把医疗、教育、交通等资源绑定到房子这种刚需资源上,再加以50%以上的重税。

如果你一定要问房价有没有泡沫,这个问题就相当于问政府的减税空间大不大。要是把租售同权落实下来,房价很快就会落到和房租一个水平线上(或者说现在的租金回报率畸形)。然而一旦这样做,土地财政就应声而倒(房价跌,房地产开发商不买地,政府只能压缩地皮售价),所以说租售同权的本质是减税。

那么这当然这是不可能的,怎么会平白无故减税。GDP不要了?地方政府大小官员等着辞职?所以租售同权的前提是房产税推行,把教育、医疗、交通这些附加价值以房产税的形式征收。然后才是潘总预言的:房价下降,房租上升,租售比回归正常。那么对于买房者而言,无疑是减税了。

谁加税了?有房者和租房者。有房者首先会凭空面临房产税,但他可以用提高租金的方式转嫁房产税——很多右派也是以这种口号绑架低收入群体,利用他们对租金上涨的恐惧抵制房产税。然而以现在的租售比和租金上涨的反馈来看,这样做并不能完全转嫁房产税,只能转嫁一小部分。

所以房产税这个东西出发点还是好的,它让我国畸形的税收结构(月入5000的买房者要承担近80%的税率,真的只吃得起榨菜了)变得平衡了一点。越穷税越重是资本主义和官僚制度的原罪,但以现在畸形的税率来看,推行任何改革都会受到来自贫富差距的阻力,这会把中国推向中等收入陷阱的深渊。想要进行产业改革,还是要先想办法改善税收结构,去除不必要的政府支出(比如贪污腐败和无法回收成本的基建),而房地产问题的本质,是税收结构的调整问题。

关于房价涨跌……这个东西谈起来也没什么意思。我可以斩钉截铁地说房价一定会跌,但5年后跌和20年后跌是两码事。

你要明白,房价分两部分:一部分用于房地产规模扩张,一部分是政府税收。流入房地产的资金越多,供需关系迎来反转的那一天也就越早,房价下跌的那天来得也就越早。马云当年说十年后房价如葱,说的是所有利润流入房地产带来的结果。另一部分是流入政府,流入这部分的资金越多,政府的财政赤字就越少,你的其他税收压力就越轻。

说房价不会跌的,理由基本都是后者:房价跌了政府不就没有土地财政收入来源了吗?呵呵。收税的方法千千万,不收房子可以收医疗,收交通,收教育,收丁克,再不济还可以收货币税(放水)。别说房产税难推行,就是不推行,这税也收得上来。问题只在于征税结构是否合理,而不在于征税的名目。说房价会大跌的,都是前者。打倒房地产开发商分房子,人人就都买得起房子。呵呵。打倒房地产,政府给你盖?(农村都不给盖了现在)房地产要是没有额外资金流怎么扩张?没有生产扩张哪来的供过于求?哪来的房价下跌?

我们感谢在高位买房的勇士,真正为未来的低房价做出了贡献的是他们。房地产越是暴利,房子反而会越多越便宜。马云此言非虚,只是十年太短。

现在就是房地产和政府谈不拢,对利润分配谈不拢,所以才直接上行政手段搞计划经济。政府要细水长流,房地产要现金流。房地产开发商绑架民众要挟政府出让利润,政府绑架民众要挟房地产控制价格。

你帮哪边说话都无所谓,但没有人会帮你。因为他们分的这袋金币,是你身上的。所以我推荐你不要在争论上浪费精力。同一地区的房价属于人人平等的、不以收入差距为转移的税收,你工资高,税率就低。不同地区的房价属于按收入分级的税收,你自觉挣不了那么多钱,就别急着去大城市交税。现在有很人都被舆论绑架了,坐在地上等着救济,傻乎乎的。买了房子背了一堆贷款的站台房地产,这我能理解,无非是房价跌了心里不平衡;买不起房子的站台政府,这我也能理解,推动税收结构改革,你是利益相关。但你不能坐着不动啊?

你要往上爬。平民能做的,也无非如此而已。

我个人认为,期待减税是不现实的。工业转型的本质就是让低收入群体承担高赋税,促进高素质劳动力与其对应岗位的诞生。

现在大家所言的“正在完蛋的实体经济”并不是实体经济的全部,而是无法创造高附加值的产业。中国的基建水平提升,靠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钱,靠的是实打实的税收。如果你的开的工资不足以让工人承担起税收,那抱歉,中国劳动力比你想象中的要贵。

这就是所谓“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”。随着这部分劳动力逐渐退出历史舞台,高素质劳动力需要与其相符的工作岗位。为了促进高附加值工业诞生,政府需要补贴大量资金——不好意思,这钱还是要从旧时代企业和工人们身上征。

三个东西会随之而来:养老金下调,退休年龄延长,税收加重。其中一个越轻,另外两个就越严重。

而在前十几年的转型期里,低附加值产业(以及分摊压力的工人)仍然要承担很大一部分比例的税收;后半部分周期,高附加值的企业和高素质劳动者也要承担更高比例的税收;直到转型结束,税收才会下调。

看了那么多,本人总结出了几个自认为有用的观点:

1、经过16年房价暴涨之后,往后基本上房价没有暴涨的可能了(疫情、居民口袋已经空了根本买不起)。

2、国家限购限售的最终目的:不是怕房价涨,而是希望微涨或者微降,不允许暴跌,最好是房地产这个飞机能软着陆。

3、2020年及往后房子很难卖了(一线城市或特殊地区除外),房产税即将出台。

4、结合现在的结婚率、离婚率、出生率,等我们老了,延长退休年龄的几率很大。

最后吐槽一下:苦逼的80后简直就是中国新时代发展的炮灰,还有,李嘉诚跑得可真快真及时。


本文作者:大陆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64pc.com/post/7.html

版权声明:本篇文章于2020-09-10,由大陆发表,转载请注明出处:大陆博客。如有疑问,请联系我们

上一篇:论专业知识的重要性

发表评论

取消
扫码支持